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豪門賀少寵妻太甜
豪門賀少寵妻太甜

豪門賀少寵妻太甜姜若悅賀逸

標籤: 姜若悅 靈異 豪門賀少寵妻太甜 賀逸
靈異小說《豪門賀少寵妻太甜》是由作者「姜若悅賀逸」創作編寫,書中主人公是姜若悅賀逸,其中內容簡介:」 一段日子的私密相處後,某男人一臉暢爽,死黨又湊過來。 「嫂子到底長什麼樣,這麼神秘?」 男人邪魅勾唇:「滾開,我的寶貝兒老婆,又美又甜,給你們這些俗人看一眼,都是褻瀆。」 世人懵逼了,嘖,這賀少,不會是傻了吧。 家裡嬌妻收拾好行李,鬧了:「賀逸,我要離婚,你欺我,辱我,嫌我...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9:5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姜若悅看着消息愣住,這人是在質問她?
他怎麼好意思。
姜若悅也氣勢洶洶的回了過去,「抱歉,我不和詐騙犯聊天。」
詐騙犯?
賀逸眉心緊蹙。
敢情對方把他當詐騙犯了,他哪裡像詐騙犯了,詐騙犯還會同情她,給她轉錢?
「我不是詐騙犯,但我看你,腦子挺不正常的,也不好好想想,詐騙犯會主動給你轉錢?」
「用小錢釣大錢啊,然後再約我出去,再把我賣了,那可要賣好幾百萬。」
賀逸抬手撐了一下腦門。
「呵,那也是,不過你這種沒禮貌的,動不動喜歡刪人,還污衊好人的,頂多能賣幾十萬,幾百萬就別做夢了。」
「渾蛋,你才值幾十萬,我是無價的。」
姜若悅被刺激到了,竟然說她不值錢,可惡。
前座開車的賀華,聽到后座姜若悅的呼吸越來越重,還以為她身體不舒服,回頭查看。
發現她只是抱着手機,氣得臉色煞白。
「怎麼了?」
「沒事,就是在手機上跟人起了點爭執。」
賀華以為是網上有人說賀逸不會回來的事兒,姜若悅氣得跟人吵起來了。
「別上網了,他們想說什麼,我們阻攔不了,只要你自己意志堅定就行了。」
其實,賀華已經管控了大部分媒體,但有兩家被賀熔掌控了,他們每天都在網上散布賀逸死亡的消息。
姜若悅想說不是這件事,大哥他誤會了,但又覺得沒必要和大哥解釋這麼細。
「嗯,我明白的。」
姜若悅又想到賀震天「大哥,你不覺得賀震天這個節骨眼離開了雲城,有點不合理嗎?」
姜若悅沒辦法和賀震天和解,這人害得外婆離世,奶奶病得這麼重,他也不關心,太心狠的人了。
叫賀震天爺爺,她做不到。
「合理,又不合理。」
「也是,我其實也覺得,有點合理,但更多還是不合理。」
賀華微微點頭,「我會注意這點的,對了,戚雲在鄉下說服那些孩子家長,讓孩子站出來的事,有進展了嗎?」
姜若悅嘆了口氣。
「有點進展,家長還在考慮中,她們還是很擔心站出來後,會遭受不可承受的報復。」
如果可以,姜若悅是想自己去鄉下說服她們的,可她現在還沒好完全,這個樣子去,怕把人嚇到了。
因為她中地獄一號的時間太久了,癥狀太嚴重了,只能堅持治療,漸漸好轉,無法一蹴而就。
然而秦芸芸才染上,在癥狀最輕的時候,她就把葯偷去服用了,所以很快就好了。
賀華斂了一下眸,繼續開車。
姜若悅的手機又亮了。
「罵完就跑,原來你還是個膽小鬼?」
她打開,手機里有好幾條未讀消息,但她一直沒回。
「誰要跑了,我剛才有事處理。」
「什麼事,需不需要幫忙,處理完了嗎?」
姜若悅再次嗅到了一絲關心的味道。
而且自己剛才罵他渾蛋,他也沒回罵,還是挺有禮貌的。
「已經處理完了。」
「那就好,跟你認識就很有緣,你要有什麼困難,可以和我講,我會竭盡全力幫助你的,我真不是詐騙犯,我也不會約你出來的。」
再次加上後,姜若悅感覺對方好像真的不像詐騙犯,他應該只是很孤獨,找個人聊天解解悶吧。
其實,她也很孤獨,很無助,好吧,這次就不刪他了。
賀華把姜若悅送到家,再開車回自己的家。
姜若悅進屋,上樓時,又隨手打了一句。
「還沒想起你以前的名字來?」
「你很好奇我的名字?」
「也沒,如果你不想說就算了,我要去給我寶寶疊衣服了,不聊了。」
姜若悅準備擱下手機,就飛快收到了一條消息。
「沒有不想說,我已經知道了,我原來的名字叫冷梟。」
冷梟?!
姜若悅重新拿起手機來,大寫的愣住,是她認識的那個冷梟?南城之前,冷大哥就沒出現過了,這期間,冷大哥失憶了?
「你確定,你原來的名字叫冷梟?」
「我確定,怎麼了,你是不是也覺得這個名字挺霸氣的?我也覺得這名字還行,一聽就不是一般人,以後你可以叫我阿憶,也可以直接喊我名字。」
姜若悅怔住,冷大哥真的失憶了?
她的手機,又進來一條消息。
「不好意思,我要去忙了,你照顧好自己,別想你老公了,他不值得,我們下次再聊。」
有手下過來,說賀震天找他,賀逸要去見賀震天了。
姜若悅還沒來得及問清楚,賀逸就有事去了。
不行,冷大哥怎麼失的憶,姜若悅想弄清楚,就直接撥打了冷梟的電話。
很快,冷梟就接了。
「難得,主動給我打回電話。」
姜若悅開門見山「冷大哥,你怎麼失憶了?傷了腦袋?」
「我失憶?我怎麼不知道,誰說我失憶了。」
「意思是你沒失憶?」
冷梟不淡定了「沒有,我失哪門子憶啊,能傷到我腦袋的人還沒出生。」
姜若悅腦袋已經懵掉了,問最後一個問題,「你最近沒加我好友?也沒和我聊天?」
「沒有,到底怎麼回事?聽你的意思,有個失憶的人冒充我,加你好友跟你聊天。」
「那應該是同名了,最近有個和你同名的人加我好友,但他說,他失憶了。」
「還有這種事,冷梟這名字,也是隨便的人可以叫的?跟我同名,簡直是拉低了我的名號,那不是我,你小心被騙了,等我處理完冷家的事兒,再會會這小子,要是讓我知道他冒充我,我打死他。」
冷梟被召回冷家後,一直在處理冷家的事情,還不知道賀逸失蹤的事兒。
掛了電話,姜若悅拍了拍腦袋,兩個冷梟,這麼巧的事兒,都被她碰上了。
……
賀熔的別墅中,手下正在彙報。
「我看清楚了,今天中午,賀華親自接姜若悅去醫院看的老夫人,姜若悅的病情之所以好轉,也是賀華費盡心力,從一堆海岩中,提取出了微量元素,又製成了葯,姜若悅服用了才開始好轉的。」
「而且,那批海岩是賀華切了一半的肝,找國外的一名商人換來的。」
「綜上所述,熔爺,我們完全可以相信,賀華也深愛着姜若悅,他的軟肋也是姜若悅。」
賀熔深諳嘴角「真是沒想到啊,這兩個臭小子竟然同時愛上了一個女人。」
「所以,我們只要控制了姜若悅,就可以讓賀華交出賀氏了。」
賀熔的目光掠過面前的餐桌,看了一眼外面的夜色,眼中露出虎豹一樣的兇狠。
「沒錯,不惜一切代價,把姜若悅給我抓來,這次再把人給我放跑了,我一槍斃了他。」
「是。」
手下退下,去開始執行。
……
「少夫人,今晚這烏雞湯喝着行嗎?」
姜若悅一下喝了半碗湯,點頭,「很好喝,李姐,明天也做這個湯。」
「好呢。」李姐立馬應下。
姜若悅感覺今晚上的餓感很強烈,吃了一碗,又添了一碗飯,慢慢吃了起來。
一陣穿堂風吹過,姜若悅感覺有點冷,擔心冷到了肚子的寶寶,又吩咐道。
「李姐,把窗戶都關上,開點暖氣吧。」
「好的,少夫人。」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