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仙俠›老千
老千

老千初六蘇梅

標籤: 仙俠 梅姐 老千 花姐
仙俠小說《老千》,講述主角梅姐花姐的甜蜜故事,作者「初六蘇梅」傾心編著中,主要講述的是:我是老千。賭桌上,翻雲覆雨的老千但我想用我的經歷,告訴你一個最樸素的道理,遠離賭博。因為,十賭九詐,十賭十輸! 老千...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7:0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阿豪的嘶吼聲,在大廳里回蕩着。
看着我的目光,更是陰鷙而毒辣。
大廳里的人,都是刀光血影中摸爬滾打出的江湖人。
可就是這樣的江湖大佬,面對要同歸於盡的阿豪,眾人的臉上,也同樣露出了擔憂的神情。
黃阿伯試着勸說著阿豪,但阿豪不為所動。
躲在最遠處的哈爺,此時急忙的站了起來。他衝著我,焦急的喊說
「姓初的,一人做事一人當。阿豪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完全是因你而起。你們的事,你們自己去解決。別牽扯我們這些無辜的人……」
話一說完,哈爺又看向了阿豪,低聲下氣的商量着說
「阿豪,不,豪爺,您別衝動。您和姓初的仇,大家都清楚。你找他報仇,大家雙手贊成。但你可不能傷及無辜啊……」
「我當然要找他,但他不過來,大家就一起死!」
阿豪睜着血紅的大眼,衝著眾人再次嚎叫着。
我手裡捏着鋼牌,但此時我忽然不想有任何的動作了。
我看着阿豪,面無表情的說道
「阿豪,如果你是男人,你現在就動手。你不是想死嗎?這麼多人陪着你,你也夠本了!」
我話音一落,立刻引起了眾人的不滿。
鄒曉嫻和哈爺,紛紛衝著指責着。
就連一直沒說話的隋江婉,都是沖我斥責道
「你說的是什麼話?你不要命,別人也不要嗎?」
我根本不理會他們,衝著阿豪再次說道
「動手啊?不敢了?」
說話間,我掏出一支煙,點着後,歪頭看着阿豪。
剛剛還叫囂的阿豪,此時眼神竟然開始躲閃。
「怎麼?手殘疾了?拉不動引線了?要不要我找人幫你?」
阿豪頓時呆住了,我則衝著老黑的方向,喊了一聲
「老黑,去幫忙,成全他!」
魁梧高大的老黑,大步流星的朝着阿豪走了過去。
他每走一步,阿豪的眼神中便多了幾分恐懼。
眼看着老黑就要到了他跟前,就聽阿豪大吼一聲
「別過來!」
可惜,他的話老黑充耳不聞。
阿豪急了,顫抖着手朝着引線猛的一拽。
就聽「嘶拉」一聲,引線竟然點着了。
這一瞬,我心裏一驚。難道我判斷錯了,他身上綁的真的是詐葯?
我之所以堅定的認為,阿豪的忽然出現,應該是一場蓄謀的安排。
原因很簡單,安保重重的粵香樓里,他坐着輪椅怎麼到的頂樓?
走電梯?可能嗎?
可現在,引線竟然真的着了。 引線快速的燃燒着,到了阿豪的腰間,引線頭處打出一個火花。接着,竟奇蹟般的滅了。
而老黑也到了阿豪身前,穿着皮鞋的大腳,猛的一抬,踹在了阿豪的臉上。
阿豪連同輪椅,一起掀翻在地。
旁邊的安保也跟着上前,死死的摁住了他。
剛剛默不作聲的魁頭,此時憤怒的一揮手,衝著安保說道
「敢在這裡鬧事,把人帶走,一會兒再處理他!」
話一說完,魁頭則又衝著我說道
「插曲而已,牌局還沒結束,繼續吧!」
張凡則衝著荷官點了點頭,荷官打開我和魁頭的封牌器。
牌還是那副牌,只是現在該發最後一張了。
最後一張,魁頭的牌是紅桃q。而我的牌則是黑桃3。
我們兩人的牌型,分別為
黑桃a、黑桃4、梅花a,紅桃8和黑桃3。
魁頭的明牌是梅花10、紅桃5、黑桃k和紅桃q。
他明牌沒有對子,更別提什麼同花和順子了。
而我則是暗對a,現在的魁頭根本沒有任何的機會贏我。
除非,他把我的底牌換走。
想都這裡,我則看了一下我的底牌。沒錯,還是黑桃a。
「紅桃q說話!」
荷官衝著魁頭,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魁頭拿着一個籌碼,在桌上輕輕的敲着。
看架勢,似乎在思索判斷我的牌型。
忽然,他抬頭看了我一眼,嘴角上揚,露出一絲陰笑。
「反正我現在也是輸,那就不如賭把大的。我梭哈!」
話音一落,他把桌面上的所有籌碼,朝着前面一堆。
隨着「嘩啦啦」的一聲聲脆響,籌碼傾倒在桌上。
「關東千萬初六先生,現在輪到你了!」
魁頭看着我,神情輕鬆又戲謔。
誰都知道,這一局雖然不是最終一局,但卻很有可能左右輸贏。
周圍的觀眾,全都站了起來,想看看我到底怎麼做。
我拿着全場最大的牌,對a。跟,我是一定要跟的。
只是我感覺有些不對,這個魁頭的底氣來自於哪兒?他怎麼敢如此囂張,在不確定穩贏的情況下,他竟然敢梭哈?
「初先生,你到底跟還是不跟?」
魁頭催促着我。
「我跟了!開牌吧!」
我把面前的籌碼朝前一推,盯着魁頭,冷漠說道。
我倒是想看看,他葫蘆里賣的到底是什麼葯。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