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猛男誕生記
猛男誕生記

猛男誕生記百步飛劍

標籤: 猛男誕生記 玄幻 趙曉蕾 陳揚
最具實力派作家「百步飛劍」又一新作《猛男誕生記》,受到廣大書友的一致好評,該小說里的主要人物是趙曉蕾陳揚,小說簡介:僱傭兵王陳揚回歸都市,只為保護戰友的女神妹妹。繁華都市裡,陳揚如魚得水,逍遙自在。且看一代兵王如何用鐵拳和智慧打下一片商業帝國……...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4:1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陳揚想起了以前的很多事情,他曾經迷戀過蘇晴。蘇晴那時候是處於離異狀態,內心充滿了傷痕。而自己卻覬覦她的美貌與身材,一再撩撥。後來讓她動了情,自己才發現,她並不是那種可以玩的人。自己不想傷害她,又將她推開,着實是狠狠傷了她的心。
包括後來在永恆星域里,面對盧娜也是。自己從未想過要跟她怎樣,卻也讓她動了凡心,後來又狠狠的推開了她。
這些行為,實在是太渣!
陳揚覺得這般做很是不好,可他有時候又喜歡和美女們調調.情之類的。
他能感覺到現在的秦雲霜對自己也是格外的好了。
他暗想,她該不會也是真的動了情吧?
自己玩得起,她可玩不起。
看來,還是要適當保持下距離,不要搞出更多的誤會來。
想雖是這麼想,可真和秦雲霜接觸後,他又狠不下心來冷落她。
「在想什麼呢?」秦雲霜坐下來後,問陳揚。
陳揚一笑,說道「我在發獃,其實沒想什麼。」
秦雲霜有些意外,隨後神情又略顯失落。
陳揚見狀便道「霜姐,你好像不大開心?」
秦雲霜道「只覺前路就如這大海茫茫一樣。」
陳揚說道「你說的是你人生的前路嗎?」
秦雲霜說道「不錯!」陳揚道「其實這取決於你到底想做什麼樣的人。」
秦雲霜說道「我想擁有很高的道術和法力,讓大小姐不再受人欺負。但現在我知道要做到這些是很難的。想要修鍊道術和法力,非常艱難。」
陳揚說道「的確很艱難,因為一山還有一山高。道術的高低就像是人的**,永無止境。」
秦雲霜微微一笑,道「你搞的好像你很懂道術一樣。」
陳揚心頭好笑,這整個大千世界裏,沒人能比他更懂道術了。
之後,秦雲霜又問陳揚「這次如果我們不找你,你準備做什麼的?想過還要聯繫我們嗎?」
陳揚搖搖頭,道「不準備聯繫你們了。」
秦雲霜眼神一黯,道「我們落在陳亦寒的手上,你不擔心嗎?」
陳揚說道「我擔心也沒有用,何必自尋煩惱。我現在身份證什麼的都辦好了,還有你們給我的一百萬,我想幹什麼都可以了。」
秦雲霜眼中難掩失望,道「你真是這麼想的?」她沒想到會聊的這般不愉快。
陳揚卻是因為察覺到了秦雲霜的動心,所以不想再讓她泥足深陷下去。如此才故意說這些話的,當下便道「的確是這麼想的。」
秦雲霜卻也是冰雪聰明之輩,並沒有因此大怒,反而又想到了其他的。她心裏很明白,陳揚是個很聰明的人。如果他真的這般卑劣,也大可不必這般說將出來。
「為什麼要這樣說話?即使你心裏是這麼想的,也沒必要說出來。」秦雲霜不解的道。
陳揚沉默了片刻,道「沒什麼,我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了。我覺得跟你沒必要去說假話,就是這樣。」
秦雲霜也沉默了下去。
她好像意識到了什麼,隨後卻是冷笑一聲,然後起身離開了。
秦雲霜走後,陳揚獃獃的望着天空。
他心想「老子還有大把的正經事要做,不能一直陪着你們這兩個娘們胡鬧了。雖然跟你們在一起的感覺很好,但溫柔鄉最是壞事,等找到這個藏龍真人後,我便將其收服,讓他為你們所用。也算是報答了你們所有的恩情!之後,我便離去!」
這般思定之後,陳揚心中也就堅定了起來。
接下來的日子裏,秦雲霜基本上沒有再跟陳揚說話。她似乎也察覺到了陳揚的意圖,從而有些惱羞成怒。
陳揚有些不習慣,但也沒有多說什麼和多做什麼。
一開始在太陽神殿的時候,是有很多折中的打算。但一路走到今天,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想像。自己重來一次並不是為了泡妞,等將主要的事情搞定之後,再想其他吧。
洛天瑤卻也看出了秦雲霜和陳揚之間的異樣,她怎麼也猜不出這其中的彎彎繞繞。她問過秦雲霜,秦雲霜卻說道「也許一開始就是錯的,總覺得陳揚這個人有些涼薄,不值得投資。」
洛天瑤感到不解,道「為什麼突然這樣說?」
秦雲霜道「當日的事情,我越是細想,越是不舒服。而且你也看到了,這些日子裏,他那有一點內疚的樣子。」
洛天瑤道「本也不需要內疚的。」
秦雲霜說道「為什麼不需要?我們對他不好嗎?」
洛天瑤道「本質上說,我們對他是一場投資。如果不是他表現優秀,我們也不會對他好。就像之前,他十幾年在我們古堡里,我們待他着實也不怎麼樣。大家基於利益而聚,沒必要讓他付出絕對真心。當時那種情況,他選擇走,是人之常情。如果他一搏之下,尚有勝算,那是可以搏一搏。可是以他的那點微末本事,根本就只能是找死。所以我左思右想,當日的事情,並不覺得他有錯!」頓了頓,又道「霜兒,你現在這個想法很是不好。投資的事情,不是一定會有回報的。而且,短期有回報的投資,大多不大好。我們要看長遠……他的天賦在你我之上呢。」
秦雲霜心裏其實很清楚,但就是生氣,此刻便是被洛天瑤說的啞口無言。隨後,她就說道「好了,我知道了。」
洛天瑤會心一笑,道「那就好!」
這一日的早上,在泰山之上,雲海之中,日出東方。
奔騰雲海與晨曦之光糅合在一起,猶如人間仙境。
在泰山的某一處地方,雲海籠罩,常人斷難前往。
這時候,一身白衣的陳亦寒走在了一條透明的橋上。那橋本是無形,走上去後,腳下就有漣漪,漣漪形成托力。
陳亦寒來到了雲海中央,進入到一個山洞裏面。
山洞之中,一身黑衣的陳天涯正在盤膝打坐。
金色的光罩形成結界,將他籠罩。
陳亦寒來到陳天涯面前,單膝下跪,語音沉重的道「孩兒見過父親!」
陳天涯這才睜開眼,看向眼前的兒子。「起來吧,孩子!」語音卻是柔和。
陳亦寒不起,道「孩兒沒臉起來,更沒臉見您。」
陳天涯說道「傻孩子,失敗並不可怕。只要人還活着,一切就有希望,明白嗎?」
陳亦寒心中一暖,站起身道「孩兒明白了。」
陳天涯接著說道「跟為父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感覺到你的斬天印已經被人奪走了。那人的實力不錯,應該是在太虛三重天的修為左右。居然強行將我布下的印記抹去了。」
「太虛三重?」陳亦寒吃了一驚。他本以為對方最多是長生境九重的。
他又那裡知道,當時陳揚和他對戰時,不過是長生境八重。
他怎麼都想不到,陳揚在短短的一天之內,會從長生境八重到達太虛三重!若真是讓他知道了,一定會覺察出其中的詭異。
「難怪我會敗得這般凄慘!」陳亦寒恍然大悟般的說道。
陳天涯道「具體是怎麼回事?」
陳亦寒沉聲道「孩兒在途中遇到了兩名女子,樣貌突出,氣質不凡,便想與之結交。後來突然出現了一個神秘怪人,本以為他是個老傢伙,沒想到年紀卻是不大。他的修為很是厲害,我們都不是對手。」當下便將交戰經過詳細說了出來。
他卻是沒說被神秘怪人毒打的事情,只因為那太丟人了。
陳天涯也是聰明人,當然知道兒子所說的結交是什麼意思。
他沉默許久後,說道「孩子,為父一直教你要道心暢通。所以才讓你走的這麼肆無忌憚,這一次大概真是上得山多終遇虎。好在你總算是平安度過了……修行這條路,每個人都應該選擇適合自己的路。說到底,你的路還是我給你選的。之前你的進步也的確很快,但將來,你修行不夠,又太放肆,我還是擔心你的安全。」
陳亦寒道「您的意思是,要孩兒壓抑本性?」
陳天涯說道「並不是,我希望你能將安全放在第一位。」
陳亦寒說道「但修道之路本就是逆天之路,從來就沒有絕對的安全!」
陳天涯說道「話雖如此,但你可以更加的謹慎周密一些。」
陳亦寒道「孩兒明白了,以後一定注意。」
陳天涯接著說道「這件事,絕不會就這麼算了。那怪人膽敢欺負你,我不會放過他。」
陳亦寒道「可您被困於此……」
陳天涯道「我雖被困於此,但我的舊部還有很多。我現在要你去長白山一趟,在那裡,有長白四怪。你去了之後,就說你是我兒子,然後帶他們來見我。」
陳亦寒道「長白山林深雪厚,孩兒從何處找到那長白四怪?」
陳天涯道「到了之後,你只需要仰天大吼四聲魔帝在此,他們自會出來相見。這四個老怪昔日受了我的恩惠,也知道我的手段,不敢不出現的。」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