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溺寵前妻無上限
溺寵前妻無上限

溺寵前妻無上限容姝傅景庭

標籤: 傅景庭 容姝 溺寵前妻無上限 玄幻
玄幻《溺寵前妻無上限》目前已經迎來尾聲,本文是作者「容姝傅景庭」的精選作品之一,主人公容姝傅景庭的人設十分討喜,主要內容講述的是: 再見面時,她在別的男人懷中。 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 「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 「這是我的事,好像和傅總無關。」女人笑靨如花...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1 02:2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麗娜心裏暗暗點了點頭,最終還是把陸起知道這件事瞞了下來,沒有告訴容姝。
因為覺得告不告訴都一樣,沒有必要。
反正陸總不會傷害佟秘書。
想着,麗娜也就徹底安心了,望着容姝又問,「董事長,你覺得佟秘書這個時候辭職,是不是就是我猜的那樣?」
「我不知道,但你的猜測不是沒有可能。」容姝抿唇,眼裡溢滿了對佟秘書的擔心。
她沒什麼女性朋友,唯二的兩個就是佟秘書和陳星諾。
陳星諾跟着小川回了京城,這幾個月也幾乎沒聯繫。
她倒是聯繫過幾次,但陳星諾一直沒有接聽,估計是保鏢的工作太忙。
也有可能是小川將陳星諾調離了身邊,安排了其他任務,不方便聯繫。
畢竟最後一次聯繫陳星諾時,陳星諾說了,現在的小川不信任她,也沒有讓她貼身保護。
總之聯繫不上陳星諾,她不知道小川現在的情況,也不知道陳星諾自身的情況,所以她一直都很擔心他門。
可聯繫不上,擔心也沒用。
現在唯一在她身邊的,可以隨時陪她說一說女人之間秘密的,就是佟秘書了。
所以面對佟秘書有可能出了什麼事,她心裏自然也無法安心。
「你在知道佟秘書有辭職意願的時候,你沒有聯繫她問問嗎?」容姝看着麗娜詢問。
麗娜點頭,「當然有,不過沒聯繫上。」
「電話打不通?」
「不是。」麗娜搖頭,「打通了,但是後面被掛掉了,佟秘書好像可能猜到會有人問她這件事,所以不打算接。」
不打算接……
容姝紅唇抿了抿,心裏更擔心了,也更加確定,佟秘書的辭職,沒那麼簡單了。
如果就是單純的不想幹了,想要辭職,為什麼要逃避不告訴別人原因呢?
所以麗娜的猜測是對的,佟秘書的辭職,絕對有問題。
最大的問題,就是她身上發生了什麼。
「我知道了,一會兒我來聯繫她,謝謝你對她的關心,也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你做的很好。」容姝暫時斂下心裏的不安和擔憂,擠出一抹微笑對着麗娜道謝。
麗娜不好意思的擺擺手,「董事長嚴重了,我跟佟秘書也是好姐妹,所以這是我應該做的,那佟秘書就麻煩董事長你了,有消息的話,希望董事長告訴我們一聲,我們也很擔心她。」
「我會的。」容姝嗯了一聲,答應了她。
「那董事長,我就先出去忙了。」麗娜對着容姝微微鞠了個躬,轉身離開。
她走後,容姝沒有耽擱,趕忙拿起手機,撥通了佟秘書的電話。
幸運的是,佟秘書的電話還是打得通,但容姝就怕接下來會遇到麗娜說的那種情況,不願接聽直接掛斷。
那樣的話,確實聯繫不上佟秘書。
所以,老天保佑佟秘書一定要接啊。
容姝握緊手機,心裏沒有信心。
與此同時,電話那頭。
佟秘書面色蒼白整個人虛弱的半躺在床上,手裡端着一個精緻的瓷碗,瓷碗里裝着一晚黑乎乎,不知道什麼的液體。
佟秘書低頭喝了一口碗里的液體,剛喝下去,整張臉就皺了起來,皺成了包子,別提有多痛苦了。
可見這液體的味道並不是很好。
喝了一口後,佟秘書就有些不太想喝了,她放下碗,抬頭朝對面的落地窗看去。
落地窗前此刻還有一道身影,看身影的身高,應該是個男人。
只不過那男人站在陽光下,陽光給他身上籠上了一層金黃色的光,遮住了他的面容,讓人看不清他長什麼樣子。
不過看男人的身形和身高,也能知道男人身材不錯,那外貌,估計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陸總。」這時,佟秘書開口了,對着落地窗前的身影喊了一聲。
那身影也終於有了動靜,不再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了,而是緩緩轉過了身來。
這一轉過來,男人的面容,也終於暴露在了陽光外,露出了一張帥氣的臉龐,正是陸起無疑。
「什麼事?」陸起看着床上的佟秘書,緩緩開口,聲音冷沉的問了一句。
這個時候的陸起,氣質跟平時完全不同。
平時的陸起喜歡穿花里胡哨的衣服,越花越好,看着就讓人覺得他弔兒郎當,不想什麼正經人。
事實上也是如此,平時的他性格不就是弔兒郎當,沒個正形么?
不了解他的人,光看一眼他的外形,都會覺得他這個人不靠譜,跟個花花公子小流氓似的。
但現在的陸起,不但穿着打扮跟平時不同,就連性格,都突然變得沉穩了起來。
不再穿那些讓人一看就很嫌棄的花里花哨的衣服,而是認認真真的看着一聲筆挺的男士黑西裝,就連頭髮,也是搭理的井井有條,不像平時那樣什麼凌亂美,什麼五顏六色的。
反正現在的陸起站在那裡,不是平時每個正行的花花公子,而是一個沉穩靠得住的霸道總裁。
這身打扮這身氣質,跟傅景庭都有些接近。
認識他的人,估計看到這樣的他,都要大吃一驚吧,覺得他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怎麼一下子換了風格了。
說實話,就連今天看到他到底佟秘書也很吃驚。
但她卻不敢問起原因。
「我……我可以不喝這個葯嗎?」佟秘書指了指手裡的碗,小心翼翼的看着陸起問道。
陸起皺眉,想都沒想就直接回答,「不行,必須喝。」
佟秘書面色一苦,沒說話了,重新端起碗忍着滿口苦澀的味道,繼續喝了起來。
她只為自己爭取一次,沒有為自己爭取第二次的打算。
她知道,第一次爭取不成功,那麼接下來無論爭取多少次,多是沒有用的,反而會惹怒這個男人。
既如此,她何必冒這個險呢?
對面,陸起看到佟秘書不在說話,乖乖的喝起了葯,眉頭皺的更緊了,臉都黑了。
按理說,看到她這麼乖覺,他應該滿意才對,畢竟他不喜歡她跟他唱反調。
但現在真的看到她這麼乖覺,他並沒有覺得有多滿意,反而心裏有種說不出來的煩躁感和火氣。
床上,佟秘書察覺到了他有些不高興,暫停了一下喝葯的舉動,抬頭看了他一眼。
看到他發黑髮冷的臉,佟秘書端着碗的手,不由得微微收緊了一些,心裏滿是疑惑不解。
他怎麼又不高興了?
她好像沒做什麼惹到他吧?
佟秘書心裏惴惴不安極了,但又不敢多問,就怕問了,他聽到她聲音,會更生氣。
於是佟秘書低下頭,就當什麼都不知道,只安靜的喝着自己的葯。
那邊,陸起見佟秘書明明發現了自己不開心,卻不聞不問,一時間臉色更難了。
,co
te
t_
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