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天賜萌妃來種田
天賜萌妃來種田

天賜萌妃來種田葉紫涵陸錦逸

標籤: 葉紫涵 天賜萌妃來種田 都市 陸錦逸
《天賜萌妃來種田》這本書大家都在找,其實這是一本給力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葉紫涵陸錦逸,講述了​頂尖大夫的葉紫涵,因為趕路出車禍,醒來卻在一個男人的,床上?本以為是急救,結果…… 鬧騰,不是不愛嗎,這叫個啥事?葉紫涵決定踹了這渣男,專心搞事業。不過賺錢之餘,細看一下這男人長的還挺讓人稀罕的。 某人:知道我長的俊,還不看緊我,不怕被人惦記。 葉紫涵翻了個白眼,「誰說你好看呢,普信男?」話說...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6:0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她的情況不是很嚴重,就是偶感頭暈,有點噁心乏力,葉大夫覺得這會是什麼癥狀?」
周開宇簡單說了一下他夫人的癥狀,但是就這麼嘴上說一下情況有點太籠統了,所以葉紫涵也不好確定。
「周夫人可否在衙門,若是在衙門,不妨帶我為周夫人先把一下脈。」
葉紫涵略微猶豫了一下後,才這樣問了一句。
「嗯,她才來衙門幾日?很少出來,可能是有些不太適應這裡的環境。」
周開宇微微點頭,且又對葉紫涵問「葉大夫向來忙,不知你是否有時間給查看?」
「沒事,想必情況不嚴重,應該不會誤太多時間。」
葉紫涵微微笑了一下,算是應了先為他夫人把脈看情況了。
「那葉大夫這邊請。」周開宇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走了一步,他又突然停下了。
「周大人可是有什麼不方便的?」見他竟然突然站住,葉紫涵倒是有些疑惑。
「哦,是看葉大夫到了這裡有件事情,本官提前與你說明。」
周開宇好像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一樣說話時略顯猶豫。
「嗯,周大人有事直說便是。」葉紫涵看他這態度,也值得讓他有事直說,不許這麼彎彎繞繞的。
周開宇聽後才微微點了一下頭。
道「是這樣,夫人近些時候來了衙門,且又略感不適,本官便為她找了一人侍奉。」
周開宇雖然是說話了,可是這說的內容好像又和葉紫涵沒有太多關係,也不知道他為何要強調這事情。
「這是挺好啊,堂堂的縣令夫人,有個人伺候不是挺正常的嗎?周大人也不必這麼見怪的,要提前與我說明,難不成還怕我一會兒說什麼不好的?」
葉紫涵微笑着,略帶開玩笑的語氣問了這一番話。
葉紫涵只當是周開宇怕她見着她家裡有下人,所以覺得他不夠清正廉明了。
也因此就沒把他這話太當回事。
但是周開宇卻只揮手,表示並非她想的這般。
「葉大夫誤會了,本官的意思是家裡請的那個人,可能葉大夫你也認識,到時還望你能理解。」
周開宇一擺手,如是回道。
這更讓葉紫涵覺得奇怪了,他家裡請的人就算葉紫涵認識也沒什麼呀,有什麼不好理解的呢?
「周大人是不是擔心太多了,我這人不是太喜歡干涉別人的家事,放心,你家裡請誰來做事也不是什麼怪事,我當然能理解。」
葉紫涵微微笑了笑,雖是感覺奇怪,但還是這般的回了他。
「那本官就放心了,那葉大夫這邊請吧。」
聽到葉紫涵這話後,周開宇這才疏了一口氣,然後帶着葉紫涵往衙門後院去。
嘴上是說這事她也不往心裏去了,但是當被周開宇帶到屋裡,見到他所說的人時,葉紫涵還是驚訝住了。
他請的這下人竟然是陸蝶兒。
「哦,葉大夫不必見怪,本官就是見他們不想依賴着葉大夫呢,正好說想找點事做。
而本官這裡又缺一個做事的丫頭,見這小丫頭做事也還挺利索,所以就讓她來了這裡。」
周開宇見葉紫涵驚訝住,倒是趕緊上前做了一番解釋。
陸蝶兒見到葉紫涵並沒有什麼好的態度,臉色陰沉的就像葉紫涵欠了她好多陳麥。
「蝶兒,你還愣着做什麼呢?來客人了趕緊上茶呀。」
這是家裡一個年輕婦人走出來,一見陸蝶兒杵在那裡,陰沉着臉,便是對她不樂意的訓斥了一句。
「對,趕緊上茶,夫人你也過來先打個招呼吧,這就是我們這裡有名的葉大夫。」
周開宇也是在那女子走出來之後,才緩過神,這才也吩咐陸蝶兒去上茶。
「哦,茶就不用了,夫人這邊請吧。」
葉紫涵並不想和陸蝶兒他們在有多少交集。
再說,一看到進門時,她這個眼神都讓葉紫涵看的甚是不順,所以根本不想與她有言語招呼。
因此,對於周開宇和他夫人提議的上茶,也就被葉紫涵拒絕了。
陸蝶兒雖然平時是干過些活,可是從來沒有做過伺候別人的事情,來周家做侍女,那也是近兩日被葉紫涵趕出來之後的事。
可能周開宇他們有多少給她講些問題,但這一兩日怕也是學不了多少東西。
再說,或許也是因為對葉紫涵有成見的原因,所以在葉紫涵說不要茶後,她是真的就沒有去泡茶。
「你這丫頭怎麼這麼木呢?你說來客人的讓你泡茶,你怎麼都不理,難道是還得我教你做嗎?」
周開宇的夫人確實有點看不下去了,又對她訓斥了幾句。
這讓周開宇很有些尷尬,倒是趕緊的伸手偷偷扯了扯他夫人的衣袖。
「哦,小丫頭年紀尚小,那只是有些怯生,多給她一點時間耐心教導一下就好了。」
周開宇尷尬的笑着在旁邊解圍。
葉紫涵沒吭聲,也沒有理會陸蝶兒,只是讓周開宇的夫人先就坐,打算為她把脈。
而陸蝶兒卻還不識趣,反倒還覺得是葉紫涵給了她面子是什麼?竟然還就故意的要把這窗戶紙給捅破。
「夫人抱歉,奴婢人卑微,第一次見到這麼大架子的大夫,一時之間的沒反應過來。」
陸蝶兒說的這番話聽起來好像是有一些謙卑的意思,可是這語氣卻是充滿了嘲諷和敵意。
周開宇的夫人不了解實情,可能是聽不懂其中道理。
但是周開宇是知道情況的,所以在聽到陸蝶兒這話後,他也是在此面顯尷尬的很。
倒是周開宇的夫人還為葉紫涵解釋,溫和的笑說「是你自己見識太少了,依我看葉大夫可沒什麼架子,這人真是挺好的。」
「夫人不必與她聊這些,她是故意這般尖酸刻薄在這裡說這些的,以為說些挖苦別人的話便能抬高自己,身份呢,殊不知自己的尊嚴和身份是用自己的努力來掙的。」
葉紫涵本身不想惹陸蝶兒,更是不想說的難聽,拆穿她的身份,讓人知道他們一家人的嘴臉的,但是這陸蝶兒實在是不知趣的很。
,co
te
t_
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