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誘妻入室
誘妻入室

誘妻入室三三三爺

標籤: 無名氏 簡芷顏 誘妻入室 都市
小說《誘妻入室》,此書充滿了勵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別是簡芷顏無名氏,也是實力派作者「三三三爺」執筆書寫的。簡介如下:水滴滴答答的下着,街道上來人稀稀落落。「嘶——」一聲,一輛紅色califoia在京城最豪華的大酒店門口急速剎車,一抹窈窕纖細的身影從容的下了車,身後跟着兩名身材壯碩的黑衣人。推開酒店厚重的玻璃門,大廳里金碧輝煌奢華歐式水晶吊燈里那溫暖如蜜的燈光輕柔的伏在她的臉上,映出了她精緻絕美到讓人無法呼吸的容顏...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8:4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不是問她要不要一起吃晚飯,便是說要給她送餐。
再不濟,也會給她打個電話過來。
今天下午卻一直沒有接到他的電話。
她忙起來的間隙,也想到了這一點,但她下午重要的事情多,沒有時間去糾結私事。
現在空閑下來,才想起傅謹城似乎沒聯繫過她。
不過,她也沒有一直帶着手機。
她拿起一旁的手機看了眼,雖然也有幾個未接來電和幾十條未讀信息,但其中並沒有來自傅謹城的未接來電或未接信息。
也就是說,傅謹城確實並沒有聯繫她。
傅謹城總是在心血來潮的時候,對她特別好,對她可謂百般討好。
但是過不了幾天,卻又已經是冷言冷語了。
高韻錦其實已經習慣了。
現在看到傅謹城沒像前幾天那樣聯繫她,心裏覺得自己今天晚上回去,估計又要被傅謹城冷眼相對了。
想到這,她抿着小嘴,不再多想,收拾好東西後,給家裡的阿姨打了個電話,讓她們幫她準備晚飯後,看了眼一旁放着的食盒,提了起來,轉身離開了公司。
回到家,飯菜還沒做好。
家裡也只有兩個阿姨在,傅謹城不在家。
高韻錦也沒問,自己上樓去休息了,等到晚飯做好了,才轉身下樓來吃飯。
她忙了幾天,也是累了,也不打算出門。
小區里設有正規的健身房,按摩店。
高韻錦便打電話,叫人了按摩店的人上門來給她做了一個全身按摩,放鬆一下。
到了快十一點的時候,外面便下起了雨,刷起了大風。
高韻錦正看着書,聽到外面的聲響,才反應遲鈍的起身關窗。
書房的門窗也沒關,高韻錦忙去關門,家裡的兩個阿姨倒是已經幫關好了,看到她起來,關心的問道「這麼晚了,雨又這麼大,先生還沒回來嗎?」
高韻錦搖頭。
阿姨也沒有多說,下樓去拿抹布把飄進來的雨水都擦了乾淨。
外面雨越下越大,傅謹城沒有聯繫過她,高韻錦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回來。
但這樣風大雨大的天氣,在外面行車是很容易出事故的。
她心裏有些擔心,到底沒忍住,給傅謹城打了個電話過去。
傅謹城那邊過了一會才接了起來「喂。」
高韻錦「你現在在外面?」
「嗯。」
「打算什麼時候回來?」
傅謹城淡淡道「不確定。」
外面風聲雨聲很響,但傅謹城的聲音卻是清晰的傳進了她的耳朵里的。
自然而然的,她也聽出了傅謹城語氣中的冷淡。
其實,在公司準備回家時,她確實猜到了傅謹城忽然不聯繫她,估計會再次對她冷言冷語,並不聞不問。
但在心底深處,卻仍有一股聲音為傅謹城辯護,說傅謹城下午不聯繫她,估計是有急事,不一定就是又要再度冷着她的意思。
現在看來,她之前猜測確實沒錯。
高韻錦也習慣了,猜到了心裏也沒多少起伏,見他似乎不像跟她多說,她說道「外面風大雨大,你如果回來的話,路上注意安全。」
她這麼說是不知道他今天晚上會不會回家。
如果他不回家,她不加一個「如果」,傅謹城估計會誤以為她是命令他回家的意思。
但她哪能命令得起他?
而她也自知沒有能力左右他的想法。
所以,他想回就回,不想回,她也無法逼他回來。
傅謹城聽了,卻知道她雖然關心他的安危,卻根本不在意他到底回不回家。
一個妻子不關心丈夫回不回家,問題還不夠大嗎?
傅謹城語氣更加冷淡了「嗯,還有其他事嗎?」
「沒了。」
傅謹城沒再說話,掛了電話,回去了包廂里。
包廂裏面的人看他回來,忙應了上來,話題又回到了他的身上來。傅謹城本想坐下,但他們喝了挺久的了,包廂雖然很大,但也有一股微濃的酒味,傅謹城皺了眉頭,頓時便沒有了坐下的意思,說道「各位慢慢吃,我家裡有事
先回去了。」
今天晚上雷運並不在。
傅謹城在這邊也沒有家人。
傅謹城出去接了個電話之後,就要離開,包廂里的人還以為是雷運打電話來查崗,要傅謹城回去呢。
雷運他們是不敢得罪的,稍稍挽留了兩句,就目送傅謹城離開了。
外面確實大風大雨。
路上積水頗深,路上車子倒也不多,但開得挺慢的,十多分鐘的路程,開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才到家。
傅謹城到家時,家裡一片漆黑,傅謹城上樓,主卧也已經關了燈。
高韻錦似乎也已經睡了。
傅謹城沒有抹黑進去,打開了裏面的衣帽室的燈。
燈光暈開,光亮不足,但傅謹城也哪能稍稍看清高韻錦此時就躺在床上,估計已經睡著了,連他進房也不知。
剛才還打電話讓他注意安全,實際上她卻睡得這麼熟,可見她雖然還是關心他的,但也只是表面的關心,心裏卻是沒怎麼將他放心上。
想到這,傅謹城低頭看了她一眼,就轉身進去浴室洗澡去了。
洗完澡,關燈,抹黑在高韻錦旁邊躺了下來。
高韻錦睡得熟,意識到他回來了,也只是下意識的往他懷裡那邊挪了挪,並躺到了他的懷裡。
傅謹城倒是愣了下。
還以為她醒了。
打開床頭燈看了眼,才知道她沒有醒,只是習慣使然。
想到這,傅謹城心情多少好了點。
高韻錦和霍正雲雖然走得近,但他一直派人跟着他們,知道他們實際上並沒有真正越軌。
所以,她現在在夢裡依賴的人,只能是自己。
想到這,傅謹城低頭親了親她的額頭,伸手將她摟緊,但心裏自然是還是有氣的,俯身在她柔軟的唇上泄憤的輕輕的咬了下。
高韻錦嚶嚀一聲,皺起了眉頭,但沒醒。
咬了一口還不夠,又接二連三的咬了幾口,只是,力道都是越來越輕,終究還是沒捨得真的弄疼她。
但倆人的姿勢也逐漸變得更加親密無間。懲罰的親了一會,傅謹城逐漸的呼吸反而亂了,卻捨不得就這樣放開她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