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在他深情中隕落
在他深情中隕落

在他深情中隕落浮生三千

標籤: 在他深情中隕落 楚天逸 蘇卿 都市
網文大咖「浮生三千」大大的完結小說《在他深情中隕落》,是很多網友加入書單的一部都市,反轉不斷的劇情,以及主角蘇卿楚天逸討喜的人設是本文成功的關鍵,詳情:新婚夜,蘇卿遭繼母陷害被調包嫁給毀容腿瘸的陸大少,逃婚後卻陰差陽錯跟自己的未婚夫談起了戀愛。陸大少以網約車司機身份寵女友。直到有天蘇卿發現了男友的秘密。蘇卿冷笑:「身價千億的網約車司機?」陸大少:「……」蘇卿咬牙:「不是腿瘸嗎?我看你挺活蹦亂跳的。」陸大少:「……」蘇卿怒:「不是毀容沒幾年能活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9:5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審訊室監控一關,裏面的蕭湛也就知道了。
他等的機會,來了。
過了沒多久,審訊室的門再次打開,一位靚麗的女子進去。
此人正是梁伊。
蕭湛看着梁伊,臉上也並沒有什麼表情。
梁伊走了過去,將帶來的葯給他「快吃了吧,不然藥效發作了。」
蕭湛拿了葯吃下,這是解他體內媚葯的解藥。
蕭騰為了破壞他的自控力,葯下得很重。
見他吃下藥,梁伊問「你怎麼知道,他們會給你下藥,安排我們、我們……」
後面的話,梁伊難以啟齒。
蕭湛冷冷勾唇「知己知彼,我爸什麼樣的人與性子,我如果摸不透,那就真在這裡待一輩子了,他行事急躁,受不得激將法。」
所以在蕭騰來找他時,他故意刺激蕭騰。
再加上關了這麼久,蕭騰也失去耐心,想要讓他妥協的辦法,那就只有一個了。
蕭湛其實也抱有希望,也許是他猜錯了,他並不希望看到自己父親用如此卑劣的手段。
父親這個角色,在他心目中是神聖的,是信仰,是標杆。
而如今,信仰已塌,標杆已毀。
蕭湛頓時不知道這些年堅持的是什麼。
父親從小教育他,軍人,當行事光明磊落,將人民、祖國放在首位……
梁伊問「那你接下來要做什麼?去找她嗎?」
蕭湛想起郝蕾帶來的話,搖搖頭,拿起桌上的酒敬了梁伊一杯「今天這事,謝了。」
「我們這是互幫互助,我也不想嫁給你。」梁伊笑了笑「我反抗不了父親,蕭湛,這事只有靠你了。」
蕭湛揚了揚唇角,什麼也沒說。
在蕭騰告訴蕭湛,梁伊回來了,要撮合兩人時,蕭湛就已經連夜聯繫了梁伊。
這件事想要柳暗花明,他必須知道梁伊的想法。
兩人曾是一個大院長大的,小時候也囔着要嫁給對方,可那都是小時候的事了。
梁伊出國多年,她心裏早有所屬。
梁伊也嚮往自由,不願做家族聯姻的犧牲品。
若不是家裡人謊稱生病了,她也不會回來。
逃離家裡的控制,離開讓人窒息的地方,是梁伊最大的夢想。
蕭湛的酒和得有點多,有點借酒澆愁的意思。
梁伊嘆息「接下來該怎麼做?走出這扇門,恐怕兩家就開始張羅婚事了。」
「天亮之前,這扇門就能打開,到時候,我會離開帝京。」
梁伊追問「去找她?」
蕭湛搖頭「我配不上她。」
他已經知曉陸顏的心意,那就不會再給陸顏增添麻煩。
他的一意孤行,會刺激蕭騰,蕭騰一怒之下,說不定會對陸家不利。
以前,是他想得太簡單了。
兒女情長,蒙了雙眼,看不清了。
梁伊說「那等你離開後,我再把真相告訴我爸,他們也許不會再逼你了。」
蕭湛自嘲的笑笑「無所謂了。」
「蕭湛。」
梁伊覺得鼻酸,印象中的蕭湛,是意氣風發的少年,眼前這個邋裡邋遢,完全沒有志氣的人,還是她認識的那個蕭湛嗎?
蕭湛喝得差不多了,自己爬到簡易床上休息。
梁伊就這樣坐了一晚上,只有天亮,那扇門才會打開。
為了演戲逼真,在那扇門打開之前,梁伊割破自己的手指,在床單上抹了血。
蕭湛起初沒懂,梁伊說「這樣他們才會信。」
果然,蕭騰派了人進來接走梁伊,那人特意看了眼床單,隨後高興的去復命了。
沒過多久,蕭騰故作一副生氣的樣子進來,對着蕭湛就是指責「你昨晚都對梁伊幹了什麼,我讓梁伊來勸勸你,可你都幹了什麼好事。」
蕭湛冷笑「這不是如你的願了。」
蕭騰自導自演,一番生氣的來回踱步後,說「你梁伯父肯定會來要一個交代,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了,你現在去洗漱,換一身乾淨的衣服,跟我去梁家,給梁伊一個交代,儘早完成你們的婚事。」
蕭湛只是譏笑,並沒有說話。
他的目的,是先離開這裡。
一個小時後。
蕭湛回到蕭家,蕭母心疼的抱着蕭湛哭了很久「可憐的孩子。」
在蕭湛被關的這段時里,蕭母也是夜夜以淚洗面,多次跟蕭騰據理力爭,都沒有用。
「媽,我身上臭,熏着你。」蕭湛說「我先去換身衣服。」
「好,你去好好洗個澡,媽去給你煮碗面。」
蕭母抹了眼淚,趕緊去廚房忙。
蕭湛進了卧室,換洗之後,蕭母的面也煮好了。
蕭湛坐下來吃面,眼眶有些泛熱「媽,很久沒吃你煮的面了。」
「以後媽天天給你煮。」
蕭湛吃面時,神色有些不對,蕭母卻並沒有發現。
蕭騰讓人去備禮,打算今天去梁家提親,直接把親事定下來。
蕭湛並不關心蕭騰坐了什麼,吃完面後,對蕭母說「媽,你身體不好,要保重身體,別為我的事操心。」
這話聽起來,有點像辭別的意思。
蕭母心有不安,母子連心,蕭母似是猜到了什麼,卻不敢聲張。
「兒子,媽會好好照顧自己,你也是,照顧好自己。」
有些話不捅破那層窗戶紙,卻已經什麼都明白了。
蕭湛抱了抱蕭母,他已經多年沒有擁抱母親了,記憶里上一次擁抱,更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記憶里,他連在母親懷裡撒嬌的印象都沒有,只有父親嚴厲的訓斥聲。
蕭母眼眶含淚,她知道這一別,不知道何時再見到兒子了。
蕭母心中不舍,卻還是不得不放手。
哪個母親不希望孩子們快樂?
「去吧。」蕭母推開蕭湛,說「媽,希望你開心一點。」
「…好。」蕭湛嗓音暗啞。
蕭騰在外面催促,禮品已經備好,要出發去梁家提親了。
蕭母在家門口目送着提親隊伍遠去,當兒子消失在她視線中時,眼淚還是沒忍住的落了下來。
蕭湛走了。
一個小時後,蕭母得知蕭湛跑了,蕭騰生氣的讓人封鎖各個出口抓人,她內心毫無波瀾。
她相信自己的兒子,既然有這計劃,就不會被抓回來。
蕭湛將蕭騰的作風摸得清清楚楚,早就先蕭騰一步做好了計劃。
蕭湛離開了帝京,沒有回頭,也沒有聯繫任何人,蕭騰將帝京翻了個底朝天,也沒有找到人。
而陸家這邊,也得知了蕭湛失蹤的消息。
陸顏心中大驚,蕭湛的做法,完全就不是她認識的那個蕭湛能做出來的。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