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做局喬梁
做局喬梁

做局喬梁喬梁葉心儀

標籤: 喬梁 做局喬梁 李有為 都市
都市類型《做局喬梁》,現已上架,主角是喬梁李有為,作者「喬梁葉心儀」大大創作的一部優秀著作,無錯版精彩劇情描述:窗帘拉得很緊,一絲光亮也透不進,中央空調的涼氣發出輕微的絲絲聲,落地燈的光線溫馨而柔和,空氣中瀰漫著曖昧的氣息。喬梁穿着睡衣靠在寬大柔軟的床頭,兩手交叉放在小腹部,像欣賞獵物一樣看着從浴室走出的葉心儀。這個平日冷艷高傲的漂亮少婦,此刻卻低眉順眼,穿着粉色的浴衣,還未完全吹乾的頭髮隨意披在肩上。少婦浴...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2:0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我不是聽說了什麼,而是了解到了一些不為人知的內幕。」喬梁說道。
「什麼內幕?」吳惠文問道。
「伍文文當時墜樓的那個地方,不遠處正好有棟大廈的監控可以拍到,但您猜怎麼著,事發那個時間,大廈的監控正巧就缺失了。」喬梁說道。
「還有這種事?」吳惠文皺起了眉頭,「這事怎麼沒聽市局的人跟我彙報?」
「真有什麼蹊蹺的地方,市局的人也只會跟魯書記彙報,哪裡會跟您彙報。」喬梁笑呵呵道,「而且伍文文又正好在跟薛源談戀愛,薛源又是徐市長的秘書,而當時薛源又恰恰在現場,吳姐覺得這事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內幕的話,他們會讓您知道嗎?」
喬梁這話說得有些拗口,吳惠文卻是一聽就明白了,神色嚴肅道,「照你這麼說,伍文文墜樓不是意外,而是他殺?」
「是不是他殺,我沒有證據,但這件事肯定不是單純的意外那麼簡單,不僅當時事發時的大廈監控缺失了,連當時監控室值班的大廈物業工作人員也離職了,種種跡象都表明這事有疑點。」喬梁說道。
「如果真是這樣,那確實是該好好查一查了。」吳惠文說道。
「所以魯書記不再兼任這個市局的局長,有些人可就沒辦法肆意妄為了。」喬梁淡然道。
「看來尤程東頂替魯明擔任這個局長,意義重大嘛。」吳惠文笑道。
「不只是意義重大,對某些人來說,更是重大打擊。」喬梁笑道。
喬梁話音剛落,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見是尤程東打來的,喬梁情不自禁露出笑容,對吳惠文道,「說曹操曹操到,三江縣的尤程東書記打來的,估計他也聽到消息了。」
「你先接電話。」吳惠文說道。
喬梁點點頭,當著吳惠文的面他也不避嫌,徑直接起尤程東的電話。
「喬老弟,在幹嘛呢?」電話那頭傳來尤程東爽朗的笑聲,喬梁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對方快要溢出來的歡快心情。
喬梁笑道,「尤書記,我現在在吃飯。」
雖然不避諱吳惠文,但喬梁這會卻是沒稱呼尤程東『尤哥』,畢竟這個稱呼有點江湖氣,電話那頭的尤程東也是個聰明人,聽到喬梁一本正經稱呼他尤書記,眨了眨眼,下意識放低嗓門,「老弟在跟領導吃飯?」
「沒錯。」喬梁點頭道。
「喬老弟,那我就先不打擾你了,咱們晚點再約。」尤程東說完就掛了電話。
尤程東這會正在從三江前往市區的路上,臉上帶着喜悅的神色,他是剛剛才從省裡邊的朋友那裡聽到消息的,他的消息雖然沒吳惠文等人靈通,但好歹也是干到縣書記的人,在省里多少有點自己的人脈。
就在剛剛,省里的朋友打電話告訴他即將提拔的消息,尤程東一開始還不信,以為對方是在拿他開刷,直至對方反覆告訴他是真的後,尤程東才有些後知後覺地反應了過來,最終確認消息屬實後,尤程東不由感到興奮。
這個好消息來得太突然了,以至於尤程東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哪怕是現在,儘管已經知道這事是真的,尤程東仍感覺像是在夢裡,年前為了更進一步,他沒少往黃原跑,最後都是無功而返,沒想到現在都不抱希望了,天上反倒掉餡餅砸中了他。
喬梁和吳惠文吃完飯已經是八點多,尤程東在另一個地方訂了飯店,喬梁到了後,尤程東起身相迎,上前就跟喬梁來了個大大的擁抱。
「尤哥,你這太熱情了,我有點招架不住。」喬梁笑道。
「老弟,剛剛在跟吳書記吃飯?」尤程東看着喬梁眨眨眼。
「嗯。」喬梁點點頭,「尤哥,今晚怎麼突然來市裡了?」
尤程東一咧嘴,「老弟,你是不是明知故問?」
喬梁嘿嘿一笑,「尤哥看來也聽到消息了?」
尤程東點點頭道,「老弟,你跟老哥我交個底,這次是不是吳書記跟上面推薦了我?」
喬梁這會也不隱瞞,「尤哥,不瞞你說,上周五晚上,鄭國鴻書記來咱們江州的溫泉小鎮泡溫泉了,把我和吳書記都叫了過去,我們一起吃了個晚飯。」
尤程東驚訝道,「上周鄭國鴻書記來江州了?」
喬梁點點頭,「沒錯,不過因為鄭國鴻書記只是私人過來度假,泡完溫泉後就回去了,所以也沒再通知市裡的其他人。」
尤程東恍然,「難怪沒有聽到消息,我還納悶我怎麼一點都不知情呢。」
尤程東說完,若有所思地看着喬梁,「老弟,那我這次提拔,難道是跟上周鄭書記過來泡溫泉有關?」
喬梁笑着點頭,「沒錯,上周五晚上我和吳書記同鄭國鴻書記一起吃飯的時候,趁機跟他提了提魯書記的事,鄭國鴻書記也認為他擔任政法的書記後不再適合兼任市局的局長,所以這個局長的寶座就意外落到了你頭上。」
尤程東聽得好笑,「老弟,這陞官的事還能有意外嗎?你不說我也都明白,這次肯定是多虧了老弟你。」
尤程東此刻也算是解開了心中的疑惑,他就知道天上不會無緣無故掉餡餅,尤其是這麼大的餡餅,這也是他在接到消息後,思來想去後給喬梁打電話的緣故,因為尤程東想來想去,只有喬梁可能會幫到他,畢竟過年喬梁住院的時候,鄭國鴻親自來三江縣醫院看望喬梁的事,尤程東還記憶猶新,而吳惠文對喬梁又是另眼相看,喬梁在吳惠文面前說話比誰都好使,所以尤程東猜測自己這次意外高升,應該跟喬梁有關係,果然,此刻喬梁的話印證了尤程東的猜測,這次看似是天上意外掉餡餅砸中了他,實則是面前的喬老弟幫了他大忙。
喬梁笑道,「尤哥,咱們之間用得着客氣嗎?」
尤程東點了點頭,用力拍着喬梁肩膀,「老弟,多餘的話我就不說了,你老弟的這份情,我永遠記在心裏。」
喬梁微微一笑,「尤哥,這麼講就見外了,你調到市裡來,我比你更高興,現在咱們可是越來越壯大了。」
尤程東跟着點頭,「沒錯,不僅壯大了,而且層次還提高了,老孔當上了市檢一把手,現在我也往上走了一步,今後咱們的話語可就越來越大了。」
喬梁肅然道,「咱們的權力越大,身上的擔子就越重,我們要無時無刻記住為老百姓做事的宗旨。」
尤程東道,「老弟,你就放寬心吧,你看我尤程東是個違法亂紀胡作非為的人嗎?」
喬梁點點頭,「尤哥的為人肯定是沒問題的,我剛剛那話主要是為了鞭策和激勵我自己……」
兩人聊着,尤程東想到剛剛提到的孔傑,不禁道,「我把老孔一起叫過來,晚上咱們三個喝一杯。」
喬梁聞言,當即道,「要不要把其他人一起叫來?」
尤程東聽了,看了看時間道,「現在不早了,老耿和老莊他們還得從縣裡邊趕過來,時間有點來不及,改天吧,改天咱們另外約一下,再組織一下聚會。」
喬梁點頭道,「也行,那我通知一下孫永,他在市裡,過來很快。」
尤程東嗯了一聲,「好。」
兩人分別打電話,各自通知了孔傑和孫永後,喬梁琢磨着尤程東這次提拔的事,道,「尤哥,你這次高升,必須做好鬥爭的準備。」
尤程東一愣,「老弟,你的意思是……」
喬梁道,「尤哥,市局這個強力部門的重要性你也清楚,魯書記跟徐市長走得近,之前聽說徐市長一直支持魯書記繼續兼任市局局長,眼下因為鄭書記過問了這事,魯書記不得不卸任這個局長的位置,但我相信他絕對不會輕易放權。
魯書記當市局局長的時間很長,特別是他現在進了班子,權力進一步提升,我敢肯定他就算不再兼任市局局長一職,也會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干預市局的工作,甚至架空你這個局長都有可能,所以你要有面對鬥爭的心理準備。」
聽到喬梁這麼說,尤程東面色一沉,沒有人會喜歡被人架空,尤其是習慣掌權的人,更不會容忍大權旁落,尤程東也是當習慣了一把手的人,他在三江縣擔任書記,可以說是說一不二,這要是調到市局擔任局長成了一個光桿司令,尤程東是絕對忍不了的。
尤程東很快就說道,「老弟,謝謝你的提醒,我在體制里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也不是個嫩頭青,要是有人把我尤程東當軟柿子,我絕對不會跟他客氣。」
喬梁道,「尤哥心裏提前有個數就行,今後鬥智斗勇的日子還長着,咱們的任務就是配合好吳書記的工作。」
尤程東點頭附和,「沒錯,咱們今後就是緊密團結在吳書記周圍,認真落實貫徹吳書記的指示。」
尤程東很清楚,這次的提拔,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意味着站隊,以他和喬梁的關係,再加上這次吳惠文支持他擔任市局局長,那他今後肯定是要站在吳惠文這邊的。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