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熱門小說《貼心萌寶荒唐爹》程漓月沈君瑤

熱門小說《貼心萌寶荒唐爹》程漓月沈君瑤 第2019章 打擊他 試讀

2022-09-29 23:11 作者:席寶兒
  • 貼心萌寶荒唐爹 貼心萌寶荒唐爹

    主角是程漓月沈君瑤的其他小說《貼心萌寶荒唐爹》,是近期深得讀者青睞的一篇其他,作者「席寶兒」所著,主要講述的是:主角宮夜霄程漓月為了奪走她父親的股權,她被老公和閨蜜聯手設局出軌。一紙離婚扔在臉上,她被迫凈身出戶。四年後,她攜萌寶歸來,寶貝兒子雙手插腰,「媽咪,聽說現在流行認乾爹,你等着,我去認一個給你撐腰!」沒幾天,兒子領回了一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超級大帥哥。「媽咪你放心,我查過了,爹地全球富豪榜上排名第一,...

    點擊閱讀《貼心萌寶荒唐爹》全文

章節介紹

《貼心萌寶荒唐爹》,以程漓月沈君瑤作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網絡作家「程漓月沈君瑤」傾力打造的一本{分類},目前正在火熱更新中,小說內容概括:第2019章打擊他紀青檸也沒有打擾這對父子在草地上玩耍的時光,她回到房間,想到她即將接管公司在這座城市投放的門店,內心還是壓力不小的。她一直都是設計工作,並沒有什…

在線試讀

第2019章 打擊他

第2019章打擊他
紀青檸也沒有打擾這對父子在草地上玩耍的時光,她回到房間,想到她即將接管公司在這座城市投放的門店,內心還是壓力不小的。
她一直都是設計工作,並沒有什麼經驗經營一家高級服裝店,更何況,還是以走高級定製方向的店鋪。
這是需要極大的人力資源,還要融入上流社會的人群,紀青檸苦惱的撐着腦袋,想着怎麼辦!
她打開電腦,是總監給她發來的國外門店的經營管理模式和理念,紙上談兵的事情,還好說,可到了實際,又是另一回事了。
當然,換一個人來說,能有幸接管一家門店,成為店長,那是求之不得的夢想,必竟投資方面有公司出面。
可對紀青檸來說,這就是推都推不掉的麻煩。
說白了,公司那邊不就是看中了她是皇甫權澈前妻這個身份嗎?
以為她曾經在這座城市是多高級的名流一般。
而她又怎麼向他人解釋當年那一段悲慘的婚姻,她不過是一個不受任何人待見的婚內怨婦。
別說什麼接觸頂層上流社會,她連皇甫權澈的世界都沒有觸碰過。
就算這個男人是名門頂流,超級富豪,也和她沒有什麼關係。
稍晚一些,她的房門被敲響,然後一個汗嘩嘩的小傢伙跑進來,抬起一張紅通通的小臉蛋,「媽咪,給我洗燥,好熱哦!」
小傢伙的身上還沾着一些草屑,顯然在草地上打滾過了。
紀青檸寵愛而絲毫不嫌的在他的小腦袋上親了一下,「好,我給你找衣服。」
「媽咪,你可以和爹地一起為我洗澡哦!」小傢伙好嚮往的說。
「媽咪一個人就可以搞定。」紀青檸才不想。
門外不知何時倚着一道身影,低沉的聲音非常樂意,「我可以幫忙。」
紀青檸嚇了一跳,抬頭看去,「我一個人忙慣了,不需要幫忙。」
說完,她起身朝小傢伙道,「去浴室里把臟衣服脫下來,我給你找一套睡衣。」
小傢伙乖乖的去了,紀青檸來到旁邊的衣帽室里找衣服,而門口的男人,已經邁步走向了浴室方向了。
小傢伙坐在浴缸里,旁邊徐徐的注入了溫熱舒服的熱水,男人蹲在一旁,眼露喜愛的看着小傢伙,大掌不時的舀起一些水在小傢伙的身上澆灌。
「爹地,你和我媽咪為什麼會離婚呀!你欺負她了嗎?她生你氣了嗎?」小傢伙仰着小腦袋,單純的問道。
皇甫權澈的心弦一緊,當年發生的一切,可不能讓兒子知道,他也深知當年他過分了一些,可沒想到,還會被舊事重翻的一天。
「沒有,我們大人的世界比較複雜,說了你也不懂。」皇甫權澈欲矇混過關。
冷不丁的,身後一道女聲響起,「怎麼不敢說實話?」
皇甫權澈呼吸一窒,只見紀青檸拿着一套小衣服站在身後,一臉嫌棄的看着他。
「媽咪,爹地真得欺負你了嗎?」小傢伙立即睜大雙眼尋問。
紀青檸只感一雙極具殺傷力的目光在身上警告着,她才不懼,她只是不想在兒子面前太弱,她一挑眉道,「怎麼可能,他敢欺負我試試,是我覺得他不行,我才提出離婚的。」
不行,這兩個字的意義,聽在某個男人的耳中,相當刺耳。他哪裡不行了?
小傢伙一聽,媽咪沒有被欺負,還把爹地拋棄了,爹地好可憐哦!
他小下巴抵着浴缸的邊沿,有些可憐的眨巴着大眼睛,「那你們合好好嗎?不要再分開了。」
這句軟軟糯糯的請求聲,無聲的在兩個大人的內心裏刺了一下,這是一個孩子對完整家庭的渴望心聲。
皇甫權澈把水關了,正好齊在小傢伙的肚子上面,不會過於危險。
紀青檸也不說話了,她把衣服放在衣架上,蹲下身,就替兒子洗澡,身邊的男人,也不言語,但眼神複雜。
小傢伙也覺得氣氛有些怪了,他笑嘻嘻的拿着小手,捧着一絲水花朝紀青檸臉上灑去,「媽咪,我們玩水吧!」
「不玩!」紀青檸一說完,小傢伙就真得灑過來了,紀青檸立即扭頭一躲,腳下的拖鞋一滑,她整個人朝身邊的男人撞去。
正好皇甫權澈也是半蹲着身姿,一個沒穩,他雙手往地面一撐,而紀青檸直接趴在他的懷裡,兩張臉差點撞在一起。紀青檸怔愣了數秒,身下是男人有力的胸膛,而她危顫顫的抓住他的衣襟,好不曖昧。
小傢伙立即笑嘻嘻的捂着嘴,躲在浴缸里。
皇甫權澈只感覺呼吸間一股女人的淡香飄散,而在浴室的強光之下,這個女人近在咫尺的臉蛋,水嫩清透,彷彿一道美食在誘人。
「對不起。」紀青檸慌亂的起身,垂着眸道歉。
皇甫權澈也站起身,伸手整了一下被扯歪的衣襟,看著兒子像只小青蛙在玩水,他突然伸手扣住紀青檸的手,「跟我出來一下。」
紀青檸回頭看著兒子,「我要給小宸洗澡。」
「讓他先玩一會兒。」男人霸道落聲,就把她給扯到浴室外面,他順手把浴室的門給帶上了。
紀青檸才反應過來,就被男人雙手撐着,給禁固在他的胸膛與牆壁之間了。
「你要幹什麼?」紀青檸有些警惕的問道。
「我想知道你剛才口中所指的不行,是指我身上哪裡不行。」皇甫權澈有些咬牙的質問。
紀青檸沒來由的臉發熱,這個男人較真幹什麼?不過是一句玩笑話。
「你人品不行,行了嗎?」紀青檸敷衍的說。
「還是你想暗指我那天晚上不行?」皇甫權澈直指問題中心。
紀青檸要瘋,這個男人還記得那天晚上的事情?那簡直就是惡魔行徑。
紀青檸見他如此在乎這個,心想着,男人不就是怕這個打擊嗎?好不容易有機會報復他一番了,她應該不能錯過才對。
紀青檸嘴角一勾,輕哼,「行不行,你心裏沒點數嗎?」
這句話,直接坐實了答案。
某個男人的臉色瞬間暗沉,彷彿中了致命的一刀似的。
「你再說一遍。」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