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喬沫沫慕修寒

喬沫沫慕修寒 第762章 母女相遇 試讀

2022-11-08 17:52 作者:爹地又來求婚啦
  • 喬沫沫慕修寒 喬沫沫慕修寒

    正在連載中的都市《喬沫沫慕修寒》,深受讀者們的喜歡,主要人物有岳風司,故事精彩劇情為:喬沫沫嫁給了一個植物人,安安份份的守着活寡,卻被神秘男人奪了清白,給老公戴了一頂綠帽子,喬沫沫內疚不己,某天醒來,老公翻身將她壓住,老公醒了怎麼辦?人前,他冷漠霸道,手腕鐵血,人後,卻是個寵妻狂人,喬沫沫藏起孕肚,提出離婚,卻不料,被男人強悍拽入懷。「帶着我的孩子,要去哪?」男人邪魅問他。「你的孩子...

    點擊閱讀《喬沫沫慕修寒》全文
    爹地又來求婚啦 喬沫沫慕修寒 岳風 都市

章節介紹

在線試讀

第762章 母女相遇

夏沫沫見勞拉瞪着眼睛看她,一臉憤怒,好似她觸到她的利益似的。
「為了我老公的安全着想,我希望你配合當地警方調查清楚,免得我們彼此有誤會。」夏沫沫勾唇冷笑了一聲。
「夏沫沫,你故意的。」勞拉的表情一僵,夏沫沫這是有意阻攔她回國了。
「勞拉小姐之前對我的那番言語,已經證明你的意圖不明,我只是出於安全考慮,一定不會讓你傷害到我老公的。」夏沫沫淡漠的看向她,開口說道。
就在這時,外面走進來數名警員「小姐,請跟我們走一趟。」
勞拉縱有不甘,可是,人在國外,她也在這邊沒有太多權勢,也只能配合調查了,她惡狠狠的轉頭盯了夏沫沫一眼「夏小姐,你這樣對我,你會後悔的。」
夏沫沫臉上的笑,漸漸的消失不見,她如果不把這個女人控制起來,那才有可能會後悔,維克思一家人都已經瘋掉了。
勞拉最終還是回歸無望,夏沫沫也總算可以回家睡一個安心覺了。
國外,某金壁輝煌的宮殿內,正在上演一場話劇表演,今天到訪的都是一些國際有頭有臉的女眷,其中也不泛有權有勢的女性代表人物。
周瑩和黃姚也是其中的貴賓之一,黃姚已經陪周瑩出國三天了,走訪了很多地方,見到了很多人物,也學習到了不少異國的文化,今天這一頓晚宴,對於黃姚來說,還是有點緊張的。
周瑩親自為她挑選了一套米色的禮裙,一點也不誇張的造型,簡約大氣,又不失女性的端莊氣質,黃姚和周瑩的關係,也在日益相處中,多了一抹和諧。一秒記住
黃姚發現,周瑩真的是一個八面玲瓏的女強人,很多細節,別人發現不了的,她都能發現,而且,她什麼事情都會自己處理,哪怕是整理或者幹家務這種小事,她也基本上親力親為,她只是外表上看着不好惹,喜歡帶着面具與人假笑,甚至,她話也不多。
「謝謝伯母為我準備了這麼多。」黃姚看到她還打開一個手飾盒,從裏面拿出了一條墨綠色的寶石項鏈要給她戴上時,黃姚真的是感動極了。
「我打扮你,也就等於打扮我們未來的門面,你是替我兒子爭臉的,所以,這些都是你應得的,沒必要一直把謝謝掛在嘴上。」周瑩一邊替她把項鏈戴好,一邊說了一些刺耳的話。
這要是擱以前聽這些話,黃姚肯定又會認為周瑩是不是不喜歡自己,可現在聽着,黃姚有了新的想法,她覺的,周瑩真的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說的話越毒,可表現在她的行為上卻是十分暖心的。
「好,我明白。」黃姚點點頭。
周瑩替她打扮好後,仔細端量了她幾眼「你這張臉長的倒是好看,難怪我兒子會被你迷的神魂巔倒的。」
黃姚臉一下子羞紅了,周瑩作為長輩,這樣說她,她真的有點羞。
周瑩卻笑了笑「沒必要害羞,跟我走吧,差不多到時間進場了。」
黃姚就拿起手抓包,跟在周瑩的身後,出了門。
兩個人剛走出門外不遠,就聽到了旁邊傳來了重重的一個巴掌聲。
周瑩和黃姚聽到這個挨打的聲音,都同時停下了腳步,轉身看向旁邊的走廊。
只看到一個男人正在對着一個身穿着漂亮禮服的女人打了一巴掌,那個女人看着也挺美的,她側着臉,頭髮遮住了她的表情,但相信,誰挨了打,臉色都不會好看的。
「對不起,老公,是我錯了,我不該亂說那些話,給你工作上帶來麻煩,我會注意的,請你原諒我這一次好不好?」下一秒,就聽到那個中年女人用一種很討好的聲音在跟那個男人說話。
「沒有下一次。」那個男人的聲音帶着一點腔調,雖然說的像是國語,但又正宗,好像是在國外的僑胞,帶着極濃重的當地口音。
「是是是,我記住了,如果有下一次,你再拿皮帶抽我。」女人見把男人哄好了以後,立即露出了笑容。
男人氣哼一聲,甩手就走了,只留下女人還在原地,臉上的笑容也在下一秒就凝固了,顯然,討好男人,只是女人的計謀,並不是她的真心。
「黃姚,走了……」周瑩不太想看到這一幕,覺的這個女人實在是沒骨氣,這個男人也太不夠男人了,打女人算什麼本事?打的還是自己的老婆,那就真的是無能的代表了。
「黃姚……」周瑩發現黃姚還站在原地,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個挨打的女人,好像丟了魂似的,周瑩伸手要去拽她。
黃姚這才好似猛的回神過來,表情有些蒼白,手指也有點發抖。
「怎麼了?是你認識的人嗎?」周瑩看出黃姚表情不對勁,立即關切的問道。
黃姚咬住了唇片,搖着頭道「不認識,就是被這一幕嚇到了。」
周瑩相信了她的說詞,輕哼道「別往心裏去,這世界上,只有極少數一部分男人有家暴的行為,不過,我也看看不起這樣的男人,有本事就該拳頭對外,對內的,都不怎麼樣。」
「是。」黃姚恍惚的應着,可內心卻像掀起了一陣海哮,剛才那個女人,為什麼長的像極了她的媽媽?
雖然她從出生就沒有見過她,可她見過她的照片,並且,她現在的手機里都還存着她好多舊照,二十多年過去了,她好像也沒怎麼變老,是因為有錢才讓女人青春永駐嗎?
黃姚不敢相信那個人真的是媽媽,但願她不是吧。
黃姚又忍不住的回頭朝那個方向看了一眼,恰好就跟那個挨打的中年女人對視了一眼,那個女人有些煩燥的瞪了黃姚一眼後,就離開了。
黃姚看到了她的眼神,內心又驚住了,看到她的正臉後,黃姚好像更加確定了,她真的是自己未曾謀面的母親。
真沒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在這種地方,見到她。
黃姚內心崩潰,表面上卻必須維持着鎮定,周瑩已經帶着她入了場,一進門,她就向黃姚介紹各種朋友,黃姚只能把內心的驚亂壓住,面帶微笑的迎合著這樣的場合。
周瑩帶她認識了一圈人後,黃姚就藉機說要去洗手間,於是,她就暫時的離開了。
躲進了洗手間後,黃姚趕緊拿出了手機,打開照片,翻到了自己最初保存下摟的照片,看到了一個美麗的女人,她仍然是一頭烏黑的長髮,只是那時候抱着哥哥的模樣還很溫柔,黃姚呼吸微促,喃喃自語「真的是她嗎?」
她竟然還活着,可她為什麼一次都沒有回來找過她?那種凶涌而來的悲酸和難受,就好像潮水一樣,將黃姚淹沒,讓她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
可是,因為她眼部也化了妝,黃姚就連眼淚都不敢讓它掉在臉上,她只能彎着腰,低着頭,讓淚水一顆一顆的掉在地板上,內心的痛苦,悲傷,委屈,也好似慢慢的被抽起來。
「為什麼要讓我遇到她?」黃姚有點恨這樣的命運了,她希望這一輩子都不要遇見母親,在她心裏,她早就不在人世了,因為只有人死了才會不再出現,她的母親從來沒有回來找過她,那在她心裏,就是不在了。
黃姚的情緒有點崩潰,可意識到自己所在的場合,她又只能趕緊拿紙巾把眼淚一點一點的抹去,推門出來,看到鏡子里的自己,還好,眼睛並不算很紅,眼淚也沒有濕了她的妝容。
黃姚正要去找周瑩,突然,她在人群中,又看到了母親,她正在與人談笑風聲,好像剛才挨打的事情,並不存在,她手裡端着酒杯,優雅又知性,旁邊的人跟她說了什麼,她嬌柔的捂嘴偷笑着。
黃姚看到她時,呼吸一滯,原來,她也是今天的客人。
黃姚躲在了柱子後面,雖然內心帶着恨和怨,可黃姚還是忍不住的側過頭來,偷偷的看着她微笑的樣子。
她只見過她的照片,她照片里微笑的樣子是靜止的,所以,黃姚也總是想像着,如果她真實的微笑會是什麼樣的,今天終於看到了。
看到了她與人交談,看到她跟人打招呼,也看到她拖拽着長長的裙擺,周旋在客人之間,她好像很開心,也很漂亮,有男人上前來招惹她,她也只是笑着應對。
如此活生生的母親,就在黃姚的面前一一閃現,這讓黃姚以為做了一場夢。
周瑩等了好一會兒,不見黃姚過來,她立即親自過來找她了。
「黃姚,你在看什麼呢?」周瑩看到黃姚的時候,發現她躲在柱子後面,正不知道在看誰。
周瑩突然出聲,嚇了黃姚一跳,她趕緊轉過身來,面帶微笑的說道「伯母,我好像看到一個以前的朋友,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她,因為太久沒見了。」
「哦,那你有空過去打聲招呼吧,現在跟我過來,要拍張照片。」周瑩開口說道。
「好的。」黃姚這才跟着周瑩離去。
周瑩需要跟幾個特別的女性拍下照片,作為對外宣傳用途,黃姚就站在周瑩的身後,周瑩讓她一隻手搭在她的肩膀處,黃姚嚇了一跳,有點不敢,不過,周瑩回頭催促她,她只好緊張的把手放在她的肩膀處,周瑩也伸手輕輕的搭在她的手指上。
拍完了照片後,周瑩帶着她坐在椅子上與人交流一些時事,黃姚的英語是過關的,所以,她也能適時的在周瑩身邊當翻譯,周瑩看着黃姚如此利流的英文,對她也多了一抹讚賞。
午餐時間,是自助式的,黃姚和周瑩帶來的工作人員一起去美食區拿東西,在水果區,黃姚又碰到了母親,她的身邊,多了一個年紀比她較小的漂亮女孩子,母親正細心的叮囑她該吃什麼,女孩子一臉不耐煩的拿着她的手機。
黃姚看到這一幕,表情略僵。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